切花:开拓花卉行业“中国芯”“中国产品造”专题

2022年11月23日 by 没有评论

种源堪称花卉行业的“芯片”。在切花市场,商业化品种长期处于国外垄断的局面。以玫瑰为例,2020年国产新品种交易量仅占新品种交易量的8%左右,其余的92%为国外新品种。在切花菊市场,国外品种占60%~80%的份额。近年来,以锦苑、杨月季、云秀、锦海、英茂、虹华等为代表的花卉企业在新优产品专业化生产、新兴市场开拓、品牌打造、科技研发等方面的特点和优势逐步显现,努力研发和推广中国自主品种,开拓花卉行业的“中国芯”。一些自主研发品种在气候及水土适应性、耐修剪、花色等方面占据一定优势,加之种植措施不断升级,生产及采后处理技术日益提高,产品品质持续提升,越来越多的“中国创造”值得期待。

在切花主产区云南,花卉新品种自主研发规模全国领先。全省引进国外花卉新品种392个;包括自主培育品种和引进品种在内,累计培育推广新品种600余个;自主培育获得授权花卉新品种408个,占全国花卉新品种总数的50%以上。全省拥有创新技术和专利100余项,制定各类国家、行业和地方标准70项。

在云南自主研发品种中,蔷薇属最多,约152个品种。以大宗商品玫瑰为例,目前自主研发玫瑰新品种的公司及科研院所有10多家,如锦苑、杨月季、云南农科院花卉所、锦科、锦海、云秀等。其中锦苑获得授权的玫瑰品种有42个,杨月季获得授权的品种有38个,云南农科院花卉所获得授权的品种有35个。目前已进入KIFA交易的玫瑰自主品种约有20多个,表现较好的有‘金辉’‘情投意合’‘秀色’‘彩贝’等。

‘金辉’由云南云秀花卉有限公司历时4年精心培育而成,自2013年上市销售后,拍卖交易价格连续多年位居前列。近年来,云秀公司陆续研发出‘金焰’‘金灿’‘金彩’等玫瑰新品种,并申请了专利授权保护。这一系列品种具有花瓣厚、花型好、花苞大、耐寒、抗病等优良特性,推广面积迅速扩大,如今已达上千亩,成为玫瑰自主品种中的佼佼者。

云南锦科花卉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以培育新、奇、特的高产高抗玫瑰鲜切花品种为目标,拥有实生株系2万多株,已申请自主知识产权品种117个。目前,向市场推广的自主知识产权品种有10余个,其中‘娇颜’‘情投意合’种植面积约100亩。今年,锦科推向市场的品种有‘焦糖布丁’‘蝴蝶夫人’‘樱花谷’‘桃乐丝’等,在KIFA拍前预售的试销价格分别是6.00元/支、5.00元/支、6.00元/支、14.00元/支。

国内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切花玫瑰品种‘冰清’就是昆明杨月季培育的,国内第一批获得自主知识产权的绣球品种同样出自杨月季之手。目前,杨月季获得蔷薇属国内新品种权40余个,在肯尼亚获得新品种权1个;绣球属在国内申请新品种30个,已获新品种权15个,获得欧盟新品种权3个,并在澳大利亚、肯尼亚、哥伦比亚开展测试。杨月季的自育品种不仅走俏国内市场,还成功走出国门。杨月季从2000年左右开始从事绣球的引种、收集和种植。2015年,杨月季拿到第一个品种权证书,第一批获得品种权的绣球包括‘博大蓝’‘湖蓝’‘姹紫嫣红’等9个品种。‘博大蓝’由于花头大、颜色艳、生育周期短、上花快,深受市场和消费者青睐,已成为云南绣球鲜切花种植的主流品种。除在云南种植外,四川、重庆、贵州、上海、江苏、浙江、河南等省(区、市)也有种植。

在切花菊育种方面,南京农业大学成果丰硕。为了及时获得有价值的育种方向,对未来的市场形成前瞻性的研判,南农的研发团队与多家企业合作,建立广泛、长久的校企联系,在企业将品种进行评价性栽培和试生产。目前,南农切花菊已在江苏东海、新沂广泛种植。东海县于2015年引种了21个南农切花菊品种,通过引种、示范和推广,筛选出‘南农岱华’‘南农粉莺’‘南农金珠’‘南农霞珠’等10多个品种,经过近几年的推广和市场反馈,‘南农粉莺’‘南农依绿’等颇受市场青睐。截至今年6月,东海县已累计推广种植南农菊花种苗5000余亩。新沂从2016年起陆续引种了南农切花菊品种30余个,其中‘南农粉莺’‘南农黄珑玉’‘秦淮瑞雪’‘秦淮玉莲’等9个品种表现优异,种植户已批量生产,每年栽培面积在300~1000亩之间,累计栽培面积在3500亩左右,产量近1亿支,产值在1亿元以上。

随着生产水平的不断提升,除种球以外的国产鲜切花种苗已占95%以上的市场份额,种苗生产商在新品种的推广中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康乃馨种苗占国内市场份额45%以上、占日本市场约12%的云南英茂花卉产业有限公司,在康乃馨、满天星、非洲菊等鲜切花种苗以及绣球、菊花等盆花种苗生产及品种推广上具有显著优势。20多年来,英茂在引进荷兰、以色列和日本等国生产技术的基础上,不断消化、创新和完善,形成了一整套适合云南本地气候条件并符合国际市场要求的规模化、标准化、专业化的种苗生产、技术支撑及配套的产业工人培训体系,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在日本,各种植企业对英茂种苗品质的评价远高于肯尼亚和荷兰的种苗。多年来,英茂与国内外育种机构、育种公司及育种人保持紧密联系,成为多家国际知名花卉种源公司在中国的独家或指定生产经销商。英茂至今已引进了130多个康乃馨品种,并且培育出了‘红岩’‘黄格’‘琉璃’‘绿意’等6个具有自主品种权的康乃馨品种。很多育种商的新品种在尚未推向市场、仍处于代号阶段时便投放到英茂进行测试,并且非常重视英茂的测试报告。在与育种商交流的过程中,英茂会根据市场需求不断提出对品种性状的要求,形成定向育种。

在切花菊市场,自主品种占比不断提升,部分品种成为主流品种,比如目前市场上流行的南农品种“南农小金星”系列、‘南农衡春’,以及虹华园艺自主培育的‘滇之桃’等。虹华园艺与全球多家育种公司有密切合作,与日本农业协会合作开展亲本培育工作,经过严格把控、层层筛选,将最纯净的母体送到国内,提前两年准备繁殖。在种苗质量方面,公司从种苗的田间管理、记录、质量检测机制、包装等方面严格把关,先后通过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和国家MPS认证。为更好地进行推广,虹华会组织团队到全国菊花种植规模较大的产区向农户介绍种植技术,推广新品种,并且每年开展基地开放日活动,对外展示新品种,让农户和消费者看见新品种在基地的种植状况。

品种研发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国外的育种机构与产业结合得非常紧密,形成了成熟的商业化运作模式,而国内很多企业并不具备自主研发的实力,研发资源往往集中在科研单位。虽然有很多自主品种不断涌现,但距离市场需求仍有较大距离。即使是具有商业推广价值的优秀品种,如果缺乏好的推广平台,也很难在市场上实现价值。英茂董事长王志坚认为,知识产权只有通过市场运作才能获得回报,从而形成持续的研发能力,有效地进行行业资源整合至关重要。此外,国家对于自主品种的保护力度不断加强,降低申请品种保护的各项成本,进一步调动新品种申报的积极性,在申报之后的品种测试等环节,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自主品种在推广过程中普遍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市场价格无明显优势,不足以吸引种植者种植自主品种;二是推广途径单一,宣传力度不大,被动地依赖品种的市场表现。锦科副总经理何琼认为,导致这种现象有几方面因素。从品种推广历史来看,国内尚未形成专业的种植模式和盈利模式,品种研发起步晚,市场转化能力低,在国外新品种的快速冲击下,缺乏市场竞争力。从新品种数量来看,以品种更换和市场投放量最大的玫瑰为例,国外优秀育种商每年推向市场的新品种数量约80~100个,国内的自主产权品种约5~10个,市场投放量较低。从支持力度来看,国外育种商在国内进行品种推广和投资建设,带来了品种支持、设施化栽培生产技术和设施设备支持。而国内产业化环节的开发投入和成果转化全部需要企业自身创造完成,给自主品种研发企业带来巨大的生存压力。

盗繁现象屡禁不止也是困扰育种商的一大难题,花农专利意识淡薄,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自行繁殖、生产、销售,伤害了育种者积极性。以绣球为例,有的品种只授权生产500亩,但非法种植面积却达到一两千亩。

国内新品种产业发展水平与国外差距较大是不争的事实,国内育种技术及品种尚不能满足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以玫瑰为例,自主品种上市量较少,导致近年来大量欧洲新品种进入我国市场,特别是一些商家炒作之后,欧洲和日本的品种利润比国产品种高很多,花农纷纷转向种植进口品种,国产品种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不利于自主品种的研发和推广。

对此,KIFA总经理高荣梅建议,应大力支持自主研发工作,提高育种技术,研发更多新品种;设立花卉新品种专项资金,对新品种研发进行奖励;加收国外引入新品种的管理资金用于国内育种商研发;对种植户购买自主新品种种苗提供补贴,让更多种植者种植自主品种;加强新品种上市之前的终端推广宣传。何琼建议,从种植量、品种市场寿命、种植者的利益考虑,云南花卉应形成专业的新品种评价机构,发布新品种的综合信息,包括新品种的特性、种植量、推荐种植量、市场价格、市场供应量、销售情况等信息,引导建立自主品种推广共赢模式,提高自主品种的市场认知度、品种品质率,提高品种盈利能力,创建自主品牌。品种研发推广长路漫漫,但未来“中国创造”的花卉产品必将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受消费者的喜爱。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