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是如何成为日本国球的?

2022年8月9日 by 没有评论

近日,甲子园将停办的消息刷屏了国内体育圈,据悉也会带来672亿日元(约合45亿人民币)的损失,而在这背后,则是有日本国球之称的运动——棒球。

在伊恩-布尔玛那本《创造日本:1853-1964》中,他写道:「日本人竭力模仿欧洲人的一颦一笑,男宾们抽着哈瓦那雪茄,玩惠斯特牌;其他人则小口小口品着宴会上堆积如山的松露、果酱和冰激淋雪葩。」

对于国人来说,谈到日本体育绕不开的足球。过去20年间,日本足球在我们的注视下,不断的加速、雄霸亚洲、甚至能够在我们难以触及的世界杯赛场上,以一己之力连破南美和非洲球队。

然而在日本国内,这样另我们羡慕的足球,却也只能甘拜于棒球之下,屈居第二,这项在中国大陆并不盛行的运动。就像我司实习记者写的那样——「从北京飞去日本念书之前,也就是一年前,我一场棒球赛都没有看过,后来却深深地爱上了棒球。」

为什么在日本,棒球能够一直领先足球一大步,甲子园更是成为代表日本青春和理想的圣地?不妨从历史说起。

和一海之隔的中国一样,自1603年德川家康建立幕府后,出于基督教渗透的威胁,日本减少了与南蛮商人(葡萄牙、西班牙)的接触。至1650年,只在长崎开放了对荷兰贸易口岸。

这标志着日本锁国体制建立,从与外贸易频繁的战国时代进入封闭、和平的江户时代。

1840年,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从明末起封闭的大门,一路北上打到了南京。在这股席卷世界的工业革命和列强扩张浪潮中,作为中国的近邻,日本也无法幸免。

1853年的7月8日,四艘通体全黑的巨型战舰突袭江户湾,向日本展现来自工业文明的强大武力。当夜,江户城一片混乱,许多人前往神社祷告神灵。

次年2月11日,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休佩里再次率领舰队来到日本,七艘军舰一直深入江户湾内,幕府被迫接受开国的要求。同年3月31日,与美国签订了《日美神奈川条约》,依此缔结的条约,日本开启了下田及箱馆两港口,锁国体制就此崩解。

时至今日,日本民间还流传着一首狂歌,「上喜撰(蒸汽船)唤醒太平梦,喝上四杯便再难眠。」(「上喜撰」是一种日本茶,发音类似于蒸汽船)

其他列强听闻美国促使日本开埠以后,纷纷要求同样待遇,封闭了几百年的日本瞬间收到了西洋文明的强烈冲击。这种冲击不光是军事实力,政治制度的冲击,也体现在了文体的变化上。

「日本人竭力模仿欧洲人的一颦一笑,男宾们抽着哈瓦那雪茄,玩惠斯特牌;其他人则小口小口品着宴会上堆积如山的松露、果酱和冰激淋雪葩。」

通过作为明治维新国策之一的「文明开化」,当时的日本人得以全方位、大范围地了解接触西方文化。尽管一开始的模仿有些笨拙好笑,但对于当时的日本人来说,只要是西方的,就是先进的,现代的,文明的

因此,当1871年(明治四年),美国人威尔森以御雇外国人身份到达日本任教,并把棒球第一次带入日本,他们几乎是带着一种敬畏的心理来学习这项运动,依托于完善的基础教育体系,这项运动很快就在日本的学校流行起来。

明治四十一年(1907年)出版的《明治事物起原》中详细叙述了棒球传入日本的历史

随着早稻田大学与庆应义塾大学(即早庆战)之间的对战,棒球更是跳脱出校园,逐渐引起社会上的注目。

1878年,曾经留学美国的平冈熙组成日本第一支棒球队「新桥俱乐部」。而他们想挑战的对手,是码头上的美国水手。

要知道相较于人高马大的美国水手,日本人的体型实在是过于瘦小。因此被吊打就成为了这只日本棒球队的日常。

直到12年后的1896年,日本的所有棒球爱好者收到了一个他们期盼已久的消息——新桥棒球队,赢了。

这一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日本的大街小巷,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棒球队击败了美国人,对于日本国民来说这或许是自「黑船来航」之后,对西方世界的第一次胜利。在自豪和骄傲之余,无数日本人纷纷投入这项运动,让棒球运动迅速风靡了全日本。

那时候的日本年轻人,都会唱一首歌「花为樱花,人乃武士,一千个青年一千武士的魂,青年该当报效国家,誓言飘洒在学校的高岗,承载世间的名誉。德才兼备是第一,优秀之名誉不可弃,比起富士的高山啊,节操义烈勇全齐。为了实现心中理想,当对日月磨腕力,剑术柔道和射击,棒球比赛更需去。」

棒球在日本的风靡,带着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时代感,而棒球在日本国民心中的统治地位更是特定历史时机下独一无二产物。

1920年代前后,日本开始出現以俱乐部形态出現的准职棒球队,1924年,日本高校野球大会首次举办。1936年,日本职棒成立,棒球成为日本第一个职业化的体育运动,也奠定了自己国动的基础。

对于身体素质逊色,但整体配合意识极高的日本人来说,这项运动好像天生就为他们而生。把体育和战争很好的融合到了一起,乃至于此后的近80年,大和民族所到之处,棒球无不在此生根发芽。时至今日,环太平洋圈大多数国家都成了棒球强国。

在这波改革图强学习西方的大潮中,欧美体育运动透过教育系统进入日本并普及,日职棒孕育了王贞治、长岛茂雄、铃木一朗等棒球巨星。

除了职业棒球之外,由高中生参加的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权大会(又称甲子园)也颇负盛名,全国超过4000所高中当中只有获得各地区冠军的49所学校能够突围而出,在两周的比赛中决出冠军,因此在甲子园登场代表了高中生的「终极荣耀」,甲子园亦被视为日本体育乃至日本精神的一种象征。

多说一句,中国也同样受到了美国和日本的影响,在民国以及新中国建国初期,棒球无论在民间还是官方都是极为热门的运动。甲子园大赛甚至出现过来自中国东北的球队。

黑船来航同战争一样都被视作各自国家现代化的起点。黑船停靠的港口现在已经被命名为佩里公园,成为了著名景点。

公园内魏然耸立的纪念碑上由伊藤博文手书汉字: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伯理上陆纪念碑。

纪念碑底座上由英日两国文字镌刻的说明这样写道:「1853年7月8日,来到浦贺海绵的美利坚合众国东印度舰队司令佩里在此地的久里滨海岸登陆,将总统菲尔摩尔的亲笔信递交给江户幕府,翌年在神奈川缔结了日美两国之间的友好条约。」

时至今日,大多数日本人并不视佩里为侵略者,而把他看作日本改革富强的奠基者。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成为东方不可忽视的力量,扩张和移民让日本人的脚步不仅染指了亚洲大部分的脚步,还深入到了南美洲。日本把柔道带到了巴西被巴西人发展成巴西柔术,巴西则把足球技艺教给了日本,让岛国成为了亚洲足球的霸主。

在之后的篇章里,我们继续讲讲这日巴两国浓厚的历史和体育情节,带来更多海外体育故事。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