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保龄球 为何没“保”住

2022年11月1日 by 没有评论

保龄球运动,早年影视剧中时常出现,彰显这是一项“贵族运动”。然而,打保龄球这股热风也刮过南昌,最高出现40元玩一局,之后压价到5元也能打一局。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南昌保龄球馆从鼎盛时期的二十多家场场爆满,到现在保龄球馆消失在街头,短短十几年内这项运动经历了一个由繁荣到死亡的轮回。

对于“保龄球”的印象,南昌市许多市民记忆深刻的应该是位于八一大道上江西省展览中心的一块特大招牌广告——东方保龄球馆。但如今,这里已经找寻不到球馆的踪影,早就改成了东方电脑城。

据称,保龄球的历史实在是太遥远了,考古学家在古埃及墓穴中发现了保龄球和保龄球瓶的遗迹。

有关保龄球的最早文字记录出现在1366年的英格兰。后来,该项运动引入到美国,直到1887年,A·G·斯波尔丁才提出了现代保龄球的赛规。

进入上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以及国家政策的支持,北京丽都饭店于1984年成立了最早的保龄球馆。其后,除了北京,上海、深圳、福州、南昌、昆明、青岛等大中城市也竞相开发起了保龄球产业。当时,由于这项运动设备高昂(大多从国外进口),消费也偏高(一般要四五十元一局),保龄球成为一项名副其实的“贵族运动”。

曾经担任过南昌一家保龄球馆的蔡经理介绍说,保龄球运动热风是从1994年开始狂扫南昌市场

在当时,东方保龄球馆是南昌最大的保龄球馆,24道的场馆最多可一次容纳144人。据回忆,早在1997年,东方保龄球馆场场爆满、人流如潮,最高时40元一局仍没能挡住蜂拥而至的热情。“那时候请三五个朋友玩一次,没一两千块钱是不行的。”回想起当年保龄球馆的火热,原先在东方保龄球馆工作的小王有些感慨。

记者获得一组数据,南昌保龄球馆由1994年的一两家猛增至1998年的二十多家,保龄球运动当时在南昌红极一时。此外,保龄球运动的热度还向各设区市蔓延,不仅每个设区市都有保龄球馆,部分县级市乃至县都出现了保龄球馆。

据介绍,保龄球运动在江西火爆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而在此期间保龄球运动员也走向全国行列,在全国体育大会上,江西保龄球项目夺得了金牌。

这是记者2004年6月20日记录下当时位于江西省展览中心四楼的东方保龄球馆的价格表——“0:00~4:00,6元/局,4:00~8:00,5元/局,8:00~13:00,9元/局,13:00~19:00,12元/局,19:00~24:00,16元/局。”尽管如此,场内一片冷清。

当年经营一家小型保龄球馆的万老板回忆说,当时一般球馆的费用为每局35元,矿泉水卖至5至10元,再加上租鞋费等费用,一个人一小时的消费可高达数百元,这对南昌普通消费者而言无异于天价。“可以说当初的‘贵族化’定位,让保龄球走进了南昌的死胡同,后来当南昌保龄球业的老板清醒过来,纷纷采取降价策略时,市民已经不领情了,就连每局降到两三元,也无人问津。”与此同时,国家税务总局在2000年将保龄球营业税由5%调到20%,让保龄球业加大了成本。

为了吸引客源,南昌市一些保龄球馆展开了价格战,最低时达到每局5元钱。“这等于是自杀,连维持场馆的费用都不够。”2008年初,随着九江市最后1家保龄球馆的关门歇业,保龄球馆行业在江西画上了一个悲壮的句号。

设备投入大加上税负过重,导致消费价格较高,消费者因此不买账;如果降价,又要赔本。处入这样的窘境下,全国各地的保龄球馆只能纷纷关门歇业。

保龄球产业在南昌从无到有,从有到辉煌,又从辉煌突然跌落低谷,其寿命缘何如此短暂?

有业内人士提出,最根本的原因是南昌缺少一批保龄球的忠实“铁杆球迷”。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南昌的娱乐餐饮行业并不发达,所以当保龄球进入南昌,便立即受到了市民的追捧。当时大家不仅视打保龄球为健身的运动,而且还提升到了公司公关等领域。但随着KTV、酒吧、迪吧等新兴娱乐、运动行业在南昌大行其道,形式相对单调的保龄球遭到南昌市民的“遗弃”,便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郭凡礼此前就提出,我国保龄球行业市场环境不佳,整体运行态势逐渐走向衰落。一方面,保龄球已经成为“明日黄花”,偏好打保龄球的人群日益减少,羽毛球、网球、高尔夫等场外运动才是当下主流;另一方面,保龄球馆运营成本较高,许多保龄球馆由于入不敷出,而且中国保龄球市场容量小,竞争程度较低,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

在采访中,多位当年败走南昌保龄球馆的老板们感慨道,保龄球运动在南昌有着十几年的发展,培育了一大批爱好者,应该说,发展保龄球运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从南昌的情况看,不少人对保龄球运动还是有感情的,期待保龄球运动重新走进南昌人们的健身生活中。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